优游平台

欢迎浏览优游注册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网站! 今天是:

助力东北振兴 民营经济如何大展拳脚

当前位置 :优游平台 > 投资板块
助力东北振兴 民营经济如何大展拳脚
* 来源 : 优游注册商报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12-06 * 浏览 : 88

  东北要振兴,离不开国有经济的振兴,当然也离不开民营经济和民间资本的振兴。目前,东北民营经济的发展仍面临“淤阻点”。数据显示,随着东北经济地位的下降,东北民营经济的活力也在下降:2003年到2015年间,东北GDP占全国总量的比重从11.1%降至8%;进入“优游注册民企500强”的东北企业数量也从18家减少到9家。今年前5个月,东部地区民间投资平均增速8%,而东北地区民间投资则大幅下滑了三成。

  对此,业内专家认为,从目前看,国家所给予的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然而,东北如何激发民营经济内生动力,与国企共同闯出振兴东北的一条新路来,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民营经济至关重要

  民营经济也是东北振兴的主力军,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加快民间资本投资,对东北地区来说是一项硬任务。

  “中央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密集地对东北提出振兴是前所未有的。在国家发展改革全局中,东北振兴的战略地位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国家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副司长杨荫凯在不久前的东北振兴论坛上表示,东北目前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民营经济是一个关键。

  国家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也表示:“东北振兴,民营经济的发展是一个重点。”

  “当前,东北民间资本投资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相对较弱,难以适应东北经济的发展与全面振兴的现实需求,尤其要防止东北民间投资"断崖式"下滑。”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优游注册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张占斌表示,如果只有国有企业而没有民营企业、民间资本的振兴,东北振兴是不完整的。即使有短时间的振兴,也是不可持续的。

  张占斌认为,东北实现全面振兴,离不开国有经济的振兴,同样也离不开民营经济和民间资本的振兴,二者共同支撑东北的振兴大业。因此,创新体制机制,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加快民间资本投资,对东北地区是一项硬任务,是一次大考,在未来15年内,这场考试必须合格,而且要考出高分才行。

  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目前东北民营企业发展明显不足,东北国有企业的比重明显高于私人企业。全国国有企业与私人企业的比例为1∶50,而东北仅为1∶24。国有企业占比过高、民营经济发展滞后造成东北经济难以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转型困难。

  大成企业研究院院长陈永杰也认为,民间投资是稳定中长期投资的主要来源。当前,东北民营经济发展滞后、民间投资大幅下滑是造成东北经济活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陈永杰分析认为,2003年-2015年,东北民间投资占全国民间投资的比重由8.1%下降至5.4%;从当前与近期、中期看,稳定经济必须稳定投资,稳定投资必须稳定民间投资。当前,东北各级政府必须在提振信心、鼓励民间投资上采取更为重大、切实的政策。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表示,民营经济是东北振兴的主力军,民营经济可以救东北、兴东北、富东北、活东北。从现实来看,东北民营经济发展严重滞后,2015年东北三省中民营经济比重最高的辽宁省也仅占68%。在2015年优游注册民企500强的区域分布中,东北仅有10家,与排名靠前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差距巨大。

  “淤阻点”在哪里

  东北民营经济“多而不强”,尤其缺少主导经济的民营企业,加上融资困难,不少民企被逼转战到北上广深等城市,造成了人才资源流失。

  近年来,尽管东北民营经济取得了一定发展,但仍存在多而不强、成长慢、科技含量低、政策执行受阻、投资难及人才流失等问题,民营企业参与东北振兴仍面临诸多“淤阻点”。

  一方面,政府积极出台一系列的政策力促东北民营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长期以来,东北作为老牌重工业基地,国有企业比重较大,民营经济一直被视为“补充”。与广东、浙江民营经济发展较好的省份相比,所占比重仍低,创造产值不高。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东北的民企不仅是在“夹缝求生存”,更缺乏生存的土壤。例如,在实际政策执行中,也存在鼓励和优惠政策兑现难的现象,有的审核评级时间耗时太长,有的则是补助迟迟不到位,这些情况往往给创业初期的民企增加了生存难度,而最重要的一个发展制约便是投融资难。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优游注册股权投资市场2015全年回顾与展望》中指出,过去一年在天使投资市场已披露的投资案例中,整个东北地区共获得4起投资,投资金额仅为700万元人民币。相比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活跃区,东北创业者几乎被大部分“天使”所遗忘。

  有业内专家表示,民企投资难表现在:经济形势下滑压力大,民资不想投;政府的管理服务不到位,民企不敢投;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突出,民企无钱投;生存负担重,民企难以投;门槛高、渠道窄、约束多,民企无处投。

  据了解,东北绝大多数民企依靠商业银行贷款实现融资,由于中小企业资信等级不高、缺乏可供抵押的资产,商业银行的信贷门槛较高、附加条件也不少,加大了民企资金的正常运转难度。

  由于政策扶持不能及时到位,融资难,不少民企被逼“出走”,转战到北上广深等城市,造成了人才资源流失。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三省人口省外净迁出数量为40万人,而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三省每年净流出的人口达到219万人,除辽宁以外,黑龙江和吉林人口流出状况尤甚。

  雪上加霜的是,近年来,东北经济遭遇断崖式下滑,经济不景气的气氛让高校毕业生们颇有感触。《2015年黑龙江省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指出:“黑龙江生源毕业生到省外就业的有11826人,占省内生源已就业毕业生的8.51%;省外生源毕业生留在黑龙江省就业的有1456人,占省外生源已就业毕业生的2.81%,省内生源到省外就业的人数和比例远高于省外生源省内就业的人数和比例。”

  超低的出生率和数量庞大的年轻人外流,使东北地区的人口结构出现了更快的老龄化现象。记者从官方公布的数据了解到,截至2015年末,吉林65岁及以上的人口达309.5万人,占比11.24%;辽宁省达561.9万人,占12.82%,而全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0.47%。

  拓宽民营企业发展空间

  国企应主动退出一些领域,并鼓励和支持民营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及其他垄断领域。

  事实上,为助力东北振兴,今年8月初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副主任何立峰分别带队,到东北三省开展了实地调研。通过调研,国家发改委了解到,今年上半年,东北经济开始出现一些积极变化,特别是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财政收入由负转正,分别回升6个百分点和22.2个百分点。但东北三省与民生相关的教育、社保、医疗、住房保障等财政支出占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7成左右,可见压力仍然较大。

  有业内专家认为,上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实施以来,民营经济有了长足发展,但也出现了民营经济对国有企业和政府的依附程度较高、独立发展能力较差的问题。大量存在于第三产业的民营企业,规模小业态低,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当主要存在于“重型”领域的国有经济下行时,民营经济根本撑不起来、兜不住。

  当前,东北垄断半垄断问题比较突出,国资国企凭借其地位和授信优势使得其子公司渗透到市场的各个领域,存在与民企民资争夺市场现象。此外,去库存与“玻璃门”、“旋转门”、“弹簧门”等新旧问题相互叠加,造成民营资本可投产业空间进一步收窄。为此,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张占斌认为,东北应着力打破市场垄断,同时引导民营资本进入基础性领域和参与国企改革,为民营企业投资拓疆展域。

  同时,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也认为,国企应主动退出一些领域,为民营经济发展腾挪市场空间。“当前,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在某些非国企主业领域(如房地产)争夺市场的现象已有改善,但仍应加快推进以调整国有资本布局为重点的国企改革,通过市场手段退出国企非主业领域,为民营企业发展腾挪空间。加快国企改革,促进民企发展,鼓励和支持民营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国企改革及其他垄断领域。”许善达说。